文丨马常艳 何欣 朱晓航来源丨中华民族经济网图片、视频来源丨中华民族经济网今日,由经济日报-中华民族经济网精心制作的高端访问谈话节目「深谈」正式上线。国家统计局副局长 盛来运 做客「深谈」节目,住户收入、就业、我们的国家经济潜在增长率等一系列热点问题进行了解读。

完整视频↓↓↓持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加大劳动收入比重对社会关心的住户收入问题, 盛来运 表示,近年来,我们的国家住户收入增长总体上与 经济增长 同步,但增速在持续回落。今后一个时许期,要千方百计提升住户收入增长的能力。

盛来运 具体指出,从收入来源来看,首先要发展经济,集中精力把“蛋糕做大”,其次要“分好蛋糕”,按照中央要求,加快收入分配改革,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更好的体现公平公正的原则,是要加大劳动收入的比重,持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推动收入结构从“哑铃型”变成“纺锤型”。

是不是会回到“房地产拉动经济”的老路上?

一季度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下降2.0%,而房地产开发投资两年平均增长7.6%,怎样看待这两项数据的“一冷一热”?会否回到“房地产拉动经济”的老路?

是不是会重返“房地产拉动经济”老路的担忧, 盛来运 以为,不能从表面数据得出这个结论,而要从实际的数据结构变化分析。

今年一季度18.3%的GDP增速中,有11.6个百分点由消费贡献,贡献率达到63%;投资转化成资本形成拉动4.6个百分点,贡献率是24%;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占2.2个百分点,贡献率是13%。“这三组数据可以看出,一季度 经济增长 是消费、投资、进出口共同拉动的,也反映了我们的国家近年来结构调整的积极变化,我们的国家 经济增长 主要靠内需,是消费发挥了基础性作用,‘压舱石’作用明显。” 盛来运 说,所以,我们的国家 经济增长 不会回到投资拉动的老路上去。

我们的国家经济是不是完全恢复常态运行?

一季度的主要指标看,是不是可以以为中华民族经济已完全恢复常态运行? 盛来运 表示,对于这一问题,有三个参照标准:一是从绝对水平看,是不是已恢复至疫情以往的水平;二是从 经济增长 速度看,是不是已恢复至往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三是从潜在增长率看,是不是恢复至应该达到的水平。

盛来运 指出,从绝对水平来看,去年前三季度总量基本上恢复到疫前水平,但从平均增速和潜在增长率来讲,还有一定距离。“我们初步测算,我们的国家现阶段潜在增长率在5.8%左右,有的专家乐观的估计是6%或更高一点。从这个角度看,5%的两年平均增速不仅低于2016-2019年平均增速,而且距离应达到的潜在增长率还有一定缺口,说明现在经济仍处在恢复过程中,不能说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从中观看,我们的国家经济恢复总体状态还是还不错的,但行业恢复不均衡。比如工业恢复较好,服务业受部分地区疫情反复影响较大。一季度服务业两年平均增长4.7%,而过去几年的平均增速在6%以上。此外,微观主体的差异非常大,尤其是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去年以来受疫情的冲击更大一些。原材料价钱成本在上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还未能根本改观,实体经济仍处在恢复之中。” 盛来运 说。

怎样看待今年中华民族经济的走势?

去年同期低基数的影响越来越小,今年的GDP同比增速未来是不是会逐季下降? 盛来运 表示,去年一至四季度我们的国家GDP增速分别为-6.8%、3.2%、4.9%和6.5%,根据去年“前低后高”的事实,今年的同比增速大几率是“前高后低”。

不过, 盛来运 指出,季度同比经济增速“由高到低”,不能得出中华民族经济不断走弱的判断,要结合环比、两年平均等视角综合研判。实质上,从环比增速、结构优化、新动能成长、经济发展质量效果利益的一些指标来看,中华民族经济有条件、有潜力保持不断稳定健康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长0.6%。 盛来运 表示,过去五年,除去年一季度受特殊因素影响外,2016-2019年一季度GDP的环比增速均在1%以上,均值为1.8%,一季度0.6%的环比增速确实低于往年平均水平。

他分析,其中有一些特殊原因,原因之一是去年四季度经济恢复较快,基数比较大。而今年1-2月局部地区出现散发性的疫情反弹,对服务业尤其是接触性服务业带来较大影响,客观上影响了环比增速。此外,从边际效应递减规律的角度来看,当一个经济体的发展接近潜在增长速度,增量的变化是边际递减的。当前我们的国家 经济增长 正向潜在增长率逼近,边际放缓也是正常表现。

碳中和会否“压低”中华民族经济增速?

我们的国家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一目标的实现会否“压低”中华民族经济增速?

“对于我们的国家这样的发展中华民族家来说,工业化进程还未完成,人均GDP刚刚突破一万美元,一方面要实现现代化,另外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压力和挑战前所未有。” 盛来运 说。

盛来运 指出,从短期来讲,碳达峰、碳中和会对经济转型带来巨大挑战,是对一些产业结构比较单一的资源型地区带来更大的压力。然而,碳达峰、碳中和将创造新发展机遇,催生新产业新业态,并推动手艺创新和生产方式、消费方式的转型。只要抓住机遇积极应对,中华民族经济会攻坚克难,实现更健康更可不断的发展。

怎样看待今年的通货膨胀压力?

盛来运 以为,当前国际上的通货膨胀水平确实有所抬升,对我们的国家来讲,尽管来自外部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压力有所增加,但通货膨胀水平总体处在可控状态。

首先,当前我们的国家物价指数的平均水平相对较低。3月份扣除食品和能源价钱的核心CPI上涨0.3%。

第二,我们的国家经济基本面和政策面不支持出现大规模的价钱上涨。从基本面看,当前我们的国家生产扩张的幅度快于需求,工业的恢复快于服务业,供大于求的现实使物价上涨缺乏基本面的支持。从政策面看,我们的国家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未能搞“大水漫灌”,而是通过精准调控支持薄弱环节,通过“六稳”“六保”促进经济稳定恢复。

第三,从结构性因素看,生猪价钱的上涨在去年物价上涨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当前,我们的国家生猪存栏量基本上恢复至常年状态的90%以上,生猪的生产供应是有保障的,程度上对冲了通货膨胀压力。

第四,从传导机制看,上游工业品价钱上涨对下游产品价钱的传导效应确实存在,然而慢慢递减。我们的国家工业门类比较齐全,产业链较长,下游产品竞争充分,很多产品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影响价钱大幅上涨的因素会受到抑制。

“从后期走势来看,由于基数、结构性因素及输入性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国家物价将呈现温和上涨的状态,但总体可控,全年CPI涨幅明显低于3%左右的预期目标。” 盛来运 说。

我们的国家就业压力有多大?

我们的国家就业的情况, 盛来运 表示,虽然我们的国家劳动力就业市场面临非常大压力,但有信心保持总体稳定。

盛来运 表示,总体上,我们的国家的就业形势是稳定的,调查失业率多个月份在5%-6%区间运行,而且新增就业在增长,一季度城镇新增就业297万人,去年是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年份,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2016-2019年我们的国家每年城镇新增就业都在1300万人以上。

盛来运 注意到,现在,中华民族劳动力结构和供求关系发生了转折性变化。2012年出现了一个拐点,我们的国家15-59岁劳动力年龄人口的数量减少345万人,此后每年净减少300万人以上。此外,老龄化在加速、农民工薪资也在不断上涨。

“总量上的矛盾和结构性的压力还是不小的。” 盛来运 说,调查显示,20-24岁的中专及以上毕业生调查失业率高达15.7%,比去年还提升了0.4个百分点,今年还有超过900万的大学生要进入劳动力市场。一方面大量毕业生就业难,另外实体经济是一线缺年轻的技工。

他以为,就业结构性矛盾说明劳动力资源存在错配,反映出人力资源包括教育资源程度上也存在错配,这是未来就业政策需要补充加以关注和完善的地方。

盛来运 指出,中华民族经济的稳定恢复,为就业总体稳定创造了基础。在“六稳”“六保”中,保就业均为排在首位的,我们的国家打出了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这些政策的效应还在继续发挥。

消费恢复“元气”了吗?

去年受疫情冲击,人们“买买买”受到影响。当下我们的国家消费恢复“元气”了吗? 盛来运 表示,随着疫情渐渐变好和消费环境的改善,消费潜力将补充释放,对消费的恢复性增长有信心。

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3.9%。 盛来运 分析,同比增速主要受去年低基数影响较大,如果消除基数影响,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速只有4.2%,低于过去几年常态化的平均增速,大概有两个点以上的差距。这说明,现在服务业比消费受疫情影响还较大,恢复至常态仍需要继续努力。

盛来运 指出,从3月份数据来看,消费正在边际变好。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4.2%,比1-2月份提升0.4个百分点,这是一个积极变化。此外,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环比增速为1.75%,显示出消费继续改善,反映出我们的国家消费市场比较广阔,潜力大,弹性比较足。随着疫情渐渐变好和消费环境的改善,消费潜力将补充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