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市商报原标题:Soul谋上市 考问陌生人社会交往因为频繁接触资本市场,非主流的陌生人社会交往App变得不那么,在此之前隐藏的硬伤不再是秘密。5月13日,北京市商报记者发现, Soul扩大了经营范围,且在不久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这几天探探创始人离职,CEO由收购方陌陌CEO王力兼任。以上两家泛陌生人社会交往产品少见的大动静,不禁让人想起上市三次未果的同行“派派”。

论营收和知名度,Soul、探探、派派无法跟微信、QQ这种主流社会交往产品相比,不过从市场规模看,瞄准Z世代的移动社会交往赛道越来越宽,2020年中华民族Z世代移动社会交往网络市场规模648亿元,预计到2024年达到1444亿元,高于中华民族整体移动社会交往网络市场增速,而陌生人社会交往的主流用户正是年轻群体。受益于上述利好,Soul、探探的营收不断增长,且营收来源日渐多元,然而内容监管和盈利能力一直均为行业问题。

突围之路各有千秋如果从成立时许间比品牌知名度来对Soul、探探、派派,用后生可畏这个词来总结最合适。

三家之中,成立于2015年的Soul最年轻,这几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较Soul大一岁的探探,在2018年被陌陌以超六亿美元的价钱收购,这起交易至今为陌生人社会交往领域最大的并购案。探探最近的变动是探探创始人王宇和潘滢退出公司管理事务,陌陌CEO王力兼任探探CEO。

和Soul、探探相比,“年纪”最大的派派一路比较波折,尤其表当下冲击资本市场这件事上。

公开资料显示,派派2016年1月底曾提交新三板上市申请,新三板排队申请无果后,在2017年1月转向创业板上市。2019年4月,派派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当前招股书失效。截至北京市商报记者发稿,派派相关人士对于招股书失效原因以及会否继续寻求上市未予回应。

说起泛陌生人社会交往,不算新赛道,但由于各家热衷强调兴趣社会交往、游戏社会交往、智能匹配等花式概念,让处在这一行业的App们很难被归类比对,Soul、探探、派派就是这样。

大多业内人士眼中,Soul是基于兴趣图谱的年轻人社会交往App,Soul会根据性格、三观的测试,给用户推荐朋友。探探最特别的玩法是左滑无感、右滑热衷,两个用户只有热衷才能配对聊天。

派派则不属于典型的移动社会交往App。根据官网介绍,派派是一款半熟人娱乐移动社会交往应用,以农场和红包相结合的娱乐化社会交往为核心,通过知识问答、群组互动等功能,让用户扩大自己的社会交往圈。北京市商报记者体验发现,派派的娱乐基因大于社会交往,另一个感觉是强烈的商业化痕迹,几乎所有的游戏和功能设计都和商业化相关。

App排名不代表业绩表现不过,大多数用户对派派不熟悉。根据七麦数据,这款App在苹果应用商店免费社会交往榜单排在134名,Soul和探探的排名则靠前得多,分别是第四和第八。

透过用户规模,可以给这三个泛陌生人社会交往App一个量化描述。

Soul招股书显示,2021年一季度,Soul平均MAU3230万,同比增长106.3%。由于探探并表陌陌,且截至北京市商报记者发稿,陌陌还未发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当前探探对外的最新数据是2020年12月探探注册用户超4亿,但探探相关人士并未披露月活数据,外界只能根据第三方数据窥见一二。

来自艾媒北极星的数据显示,2021年3月探探月活3195.44万,环比减少2.55%,派派月活653.16万,环比减少0.62%。如果以上数据属实,Soul和探探在用户规模方面处在同一梯队,派派的追赶难度不小。

反过来看营收,Soul和探探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Soul分别实现营收7070.7万元、4.98亿元。2021年一季度营收2.38亿元,同比259.8%。根据陌陌财报,2020年四季度探探营收7.4亿元。

具体到营收来源,Soul和探探也各有特色。探探的营收主要来自于直播业务。2020年四季度7.4亿元的营收中,直播业务贡献了4.04亿元,增值服务贡献了3.36亿元。

2019年至今,Soul的营收来源每年有新分支。

招股书,2019年Soul的营收全部来自于增值服务,2020年广告业务开始为Soul贡献营收,但大头还是增值服务,其中增值服务营收4.86亿元,广告营收1276.6万元。2021年一季度,Soul营收被细分为三部分:增值服务、广告服务、其他,其中增值服务给Soul贡献了2.25亿元营收,广告服务营收1304万元,其他营收16.8万元。

亏损与内容质量风险尽管营收都在增长,不过盈利是Soul和探探都没能实现的。

2020年四季度探探在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净亏损88.39万元。探探的总成本和费用7.97亿元,包括营收成本、研发、销售和市场、同样和行政费用,其中营收成本、销售和市场费用占大头,这两部分各占成本和费用的45.8%和42.2%。

2019年、2020年Soul净亏损三亿元、4.88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3.82亿元,较同年同期的5278.1万元扩大624.7%。2019年至2021年一季度的九个季度,Soul的总成本和费用居高不下,除了2019年三季度,也就是Soul被下架的那段时许期,Soul的销售比市场费用占最高,在2021年一季度达到70%。

回过头来看因监管Soul下架的2019年三季度,Soul在招股书中表示:当时许我们的应用程序暂时许停止从所有应用程序商店下载,2019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平均MAU和DAU有所下降,我们在2019年三季度推出了新的增值服务。

其实,在泛陌生人社会交往行业,陌陌、探探、Soul、Uki都经历过下架。“下架风波之后,各大平台在青少年模式、内容自查等方面都做了调整。但能肯定的是,未来相关部门对泛陌生人社会交往的内容监管会继续收紧”,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告诉北京市商报记者,在招股书Soul也提到了这个风险:在中华民族和其他地方以及国际监管机构,张贴或展示的内容也许会被发现是不受欢迎的,也许会对我们造成处罚和其他严重后果;我们过去因允许未成年人访问中华民族有关移动应用程序法规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的内容而受到处罚。我们的不断合规工作也许会证明成本高昂或无效,任何监管不符合或这方面的负面事件也许会对我们的声誉、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北京市商报记者 魏蔚关键词 :探探移动费用Soul赴美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