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知社学术圈美国宇航局的毅力号在 火星 上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研究天体生物学,包括寻找古代微生物生命的迹象。

该探测器采集样本因而弄清该星球的岩石成分和过去的气候特征,为人类探索这个红色星球铺平道路。而在近期发表的一篇预印本论文中,多位科学家以为NASA发布的 火星 表面照片显示了某种微生物的存在。

Mastcam-Z观察 火星 上的 “圣克鲁斯”。毅力号 火星 车在2021年4月29日,即任务的第六十八个 火星 日,使用其双摄像头Mastcam-Z成像器拍摄了 “圣克鲁斯 ”的图像,这是一座距离 火星 车大约。5公里的小山。整个考察范围在 火星 的Jezero火山口内;在山丘外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火山口的边缘。资料来源:NASA/JPL-Caltech/ASU/MSSSNASA的毅力号 火星 车最近忙于给 火星 直升机当通信基站,并记录该直升机的历史性飞行。然而毅力号同时许在陆续将其科学仪器集中在火山口Jezero Crater附近地面的岩石上。

这些仪器发现的情况将帮助科学家确定一些基本的历史节点:那里的古代湖泊何时许形成,何时许干涸,以及沉积物何时许开始堆积在很久以往在火山口形成的三角洲上。

了解这条时许间线应该有助于确定晚些时许候将开始收集的岩石样本的日期,这些样本可能保存有古代微生物的记录。

毅力号的Mastcam-Z拍到的令人好奇的岩石。资料来源:NASA/JPL-Caltech/ASU/MSSS探测器机械臂末端的一台名为WATSON的已经拍到了不少岩石的高清照片。组成毅力号 “头部 ”的Mastcam-Z成像器的一对可变焦相机也在勘察地形。一个名为Super Cam的激光器对一些岩石进行了扫描,以检测其化学成分。这些设备和其他仪器都能使科学家们更很多地方了解Jezero火山口,并对他们可能想要更深入研究的区域进行定位。

科学家想要回答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这些岩石是沉积岩还是火成岩。

每种类型的岩石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一些沉积岩—在有水的情况下由沙子、淤泥、粘土等岩石和矿物碎片形成—更适宜于保存生物特征,或过去生命的迹象。另外,火成岩是精确的地质时许钟,使科学家能够确定一个地区怎样形成的精确时许间表。

毅力号在2021年5月10日,也就是任务的第七十九个 火星 日,使用其机械臂末端的WATSON相机,进行聚焦测试。资料来源:NASA/JPL-Caltech/MSSS一个复杂的因素是,毅力号周围的岩石随着时许间的推移被风侵蚀,并被年代更近的沙子和灰尘覆盖。在地球上,地质学家也许会跋涉到野外,把岩石样本打开,以更好的了解其起源。毅力号的项目科学家、加州理工学院的Ken Farley说:“当你观察岩石内部,你就会发现其中的历史。”虽然毅力号未能岩石锤,但它有其他方法避开这些“历史只有几千年的灰尘”的阻挠。当科学家们发现一个特别合适的地点时许,他们可以漫游车的手臂伸出来,用一个研磨器磨开岩石的表面,因而揭示其内部结构和组分。一旦他们完成了这些工作,研究小组就会使用称为PIXL和SHERLOC的臂式仪器收集更详细的化学和矿物学信息。

毅力号的PIXL在 火星 上工作。毅力号使用X射线岩石化学行星仪器。这个X射线光谱仪位于 火星 车机械臂末端的转塔上,有助于寻找岩石中古代微生物生命的迹象。资料来源:NASA/JPL-Caltech。

Ken Farley以为:看的岩石越多,知道的,团队知道的也就越多,最后终于他们可以用毅力号手臂上的钻头收集到更好的样本。

最好的样本被储存在特殊的管子里,并存放在地球表面的收藏品中,以方便最后终于返回地球。

正当毅力号在 火星 上敲敲打打尝试在沉积岩中找到古代微生物存在过的迹象时许,在地球上,11名来自不同国家和机构的研究人员在一篇已同意发表的论文中表示,在由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 火星 车和HiRISE轨道飞行器拍摄的 火星 表面同一地点的照片中,他们发现 火星 表面有一处裂缝中有一些白色、无固定形状的标本持续改变着形状和位置,随后在三天内消失。对于这些现象,有一些科学家以为这是正在从 火星 土壤中冒出来的“真菌”,它们的体型在持续增大。该研究已被「微生物学进展」杂志接受发表,当前已发表预印本,作者包括中华民族科学院的微生物学家Xinli Wei博士,哈佛·史密森尼的天体物理学家鲁道夫·希尔德博士,以及Rhawn Gabriel Joseph博士。

发现这些“真菌”,研究人员还发现 火星 表面还有一些相似“生长”的现象。在春季, 火星 表面会存在数以千计的黑色、蜘蛛形物质大规模生长,而到了冬天黑色、蜘蛛状物质就会消失,这样的情况,每年春天会。科学家以为这个现象或许意味着 火星 表面存在一些黑真菌、霉菌、苔藓、藻类、产甲烷菌和硫还原物种。

研究小组说,有证据表明,在美国宇航局好奇号 火星 探测车留下的轨道上,真菌相似于地球上的马勃球“发芽”NASA已澄清它们是石块。

相隔三天,首日在左边,第二天在右边。研究人员以为,这些是蘑菇,观察的第三天,它们的生长量更大。

HiRISE轨道照片。研究人员进行的统计比较表明,土壤中的黑长通道形成的北极“蜘蛛状”,在初始生长突飞猛进的同时许,其长度显着加大。NASA先前曾表示,这些大量的不定性物体是季节性二氧化碳冰融化的结果。

如果这是真的,那是爆炸性发现了。然而NASA的科学家就不同意。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发言人Andrew Good表示:这不是 火星 上真菌的证据。这些发布的图片来自于 “机遇 ”号 火星 车,它发现了一些矿物球体,根据它们的大小和形状,被昵称为 “蓝莓”。NASA的科学家们并未能仅仅依靠视觉信息识别它们—他们利用 火星 车上的仪器测量这些球状物内的化学和矿物信息,确认它们实际上是在有水的情况下形成的矿物。

很多典型的 火星 岩石,沙子,尘土和冰具有生物学的相似特征,这些特征由于天气,光照或漫游者的相互作用而使得物体外观发生变化。其特征表面上相似于真菌,但实际上常常被观察到。

发布该论文的研究小组也承认,岩石和蘑菇之间的形态类似性不能证明生命的存在。确实,外星生命是不是存在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科学问题,仅凭几张“看起来不同寻常”的图片就断定存在某种微生物很不严谨。借用一句法律术语:孤证不立,在未能足够的实物标本得到充分研究之前,下结论显得过于草率。而如果按照另一句术语: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其实有多种方法解释那些图片的所谓“”,与其说这些图片证明了什么,不如说是这些科学家心里希望它们“足以证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