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美国 因何“下沉”?「下沉年月」揭开 美国 社会击碎裂痕

图片来由:视觉中原“没人能说清溃逃是从什么时期发端的—曾经有一束线圈将 美国 人安详地绑在沿路,偶尔以致紧得令人窒息,可不知从何时发端放松了。就像任何重大变化一样,溃逃在无数时候、以无数方式发端,因而,这个国度便在某个时候恒久跨越史乘的界限,从此彻底改变,难以补救。”在「下沉年头」一书的开端,「纽约客」资深记者乔治·帕克云云写道。

追逐 美国 梦的南边白人农夫、赋闲的非裔女工、 美国 总统乔·拜登的资深幕僚,又有依靠互联网发迹的PayPal创始人—帕克笔下的主人公是4位60后 美国 人,他们生长于 美国 战后经济麻利增进的黄金年月,成年后履历了南边烟草业的衰败、锈带地区的去工业化、金融危机等事故,“ 美国 梦”和他们的人生一起下坠。除了上述四位主人公,帕克还在书中穿插了几位大人物的故事—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说唱歌手Jay-Z、共、党元老纽特·金里奇等,用一个个人物的履历来叙述这个国度在往时四十年里的社会变迁。2013年,这部作品因“揭开 美国 的击碎裂痕”而获取了 美国 国度图书奖。

「下沉年代」 [美] 乔治·帕克 着 刘冉  译新经典文化·文汇出版社 2021-1在作者描摹的 美国 从前四十年的年华里,终于是什么在瓦解?什么在下沉?又也许,这些表象仅仅在 美国 发生吗?日前,在北京举办的「下沉年代」读书分享会上,高朋们一同谈论了 美国 梦的消逝。

精英阶层极化敲碎了 美国 梦的隐形契约「下沉年月」的英文原名为“Unwinding”,作者用来描绘某种糊口格式及社会组织的崩溃流程。那么,崩溃的到底是什么?

勾当现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提出,对 美国 的长时段察看有三个最重要评判的中枢指标。第一是重叠的共鸣—一个社会不妨听见差别的声音,有差别的秩序观;大师虽然持有差别方法,可是不妨彼此辩说、相易,在议论基础上变成重叠的共鸣;倘若一种声音压制此外一种声音,一种社会秩序观代替全数秩序观,就会产生秩序的崩塌。第二是心灵的惯性,也是一个社会最小的单位是社区。在 美国 的小镇里,每个人都不休勇于自愿参预到群众事务中,不休与宇宙,与四周社会、组织、社群产生共鸣。第三是群众的美德,也便是彼此尊重,有道德感。

哪怕是颠末体系体例崩塌的大风大浪,假若这三点还继续存在,那么社会终极不会明枪暗箭,仍是可以继续往前走。媒体人梁文道补充称,在重叠的共识、小镇公共文化以及公共良习之外,少许根基轨则,例如「独立宣言」或 美国 宪法对 美国 满堂国度的维系也很要紧。在史乘上,非论政见不同的各方怎样争辩,总仍是会信赖这个 美国 史乘神话。然则,到了特朗普时代, 美国 政治已经到了可以直接疑心开国精神的地步,“这是最近几年 美国 政治最大的一个转变。”Unwinding还有其余一层涵义,梁文道指出,在于书里的几位紧要角色及其祖辈都曾信赖,一个 美国 人和这个国度有一份不言自明的隐形订定合同:好好处事,做善良而方正的 美国 苍生,就将有时机找到体面的安身之所和生存之道。严飞也谈到,他在 美国 读书期间曾遭逢偷渡客,这位偷渡客整体不懂英文,却愿意乘风破浪到纽约,这是由于他信赖可以经过议定勤奋努力不休打工,汇款给家里盖房,这便是 美国 梦的真实写照。然则,这份隐形订定合同在「下沉年月」中不复存在,由于有的人飞黄腾达,有的人则不休下坠。

背后的原由在于精英阶层的极化,严飞说,这意味着1%的人占有99%的资源。他看到,精英门生结业后不妨去麦肯锡、波士顿咨询公司这些顶级投行,顶级投行也乐意去精英书院招人。然而精英书院的门生的来历是哪里呢?严飞引用哈佛大学一位印度裔学者的考究称,如今, 美国 精英书院有14.5%门生来自于全美1%的阶层。曾经在硅谷糊口过的严飞说,硅谷虽然是全美最自由、最有创新力的工业聚集地,但其背后也有许多悲惨的故事—这儿有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异国地点寝息,不肯睡在公园长椅上,就会花两美金买票坐二十二路公交,一块儿大致一个半小时,睡到终点站被唤醒后,带着满堂工业下车,再换另外一辆车返回,四趟八美金就不妨解决一晚的住宿问题。

严飞 出版社供图严飞说,「下沉年代」中也有相仿的“unwinding”例子,书中有一位主人公叫塔米,原本塔米一连工作几十年,可以得到相对安稳的效益,每小时二十五美元,并有退休金。但猛然有终日,塔米被告诉这家工场要裁人1.5万人,员工要面对一个选取:买断剩下一共工龄,一次性拿走一十四万美金,或是原先二十五美金的时薪降为13美金,工作量增加一倍。原本只要勤奋工作就可以得到尊严、自在和社会地位的信仰,一下子崩塌了—完全工场都在呜咽。

贫富差距悬殊成为一种环球形象「下沉年代」的写法是追随几个要紧人物,察看他们在分歧年代的阅历,中间穿插许多小篇幅,敷陈极少大人物的故事。梁文道以为:“这本书厉害的地方在于,虽然只是四个人物,但是作者议定形容他们周边的社会环境,就能让读者感受到这四个人不只是个体,而是响应了 美国 社会的很大一部分。”严飞则看到,有的人说这本书欠缺理论框架,但读者仍然不妨从中看到,个人的困境没关系是由结构性变化推动的。

「下沉年头」看起来是一部唱衰 美国 的作品,真相怎样?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在本年撰文称,中国精英切切不要信赖 美国 已经萧瑟。他认为, 美国 仍控制着大批资源,尤其是在经济范畴。马丁·沃尔夫看到,全世界最有代价的多家公司中,有多家总部设在 美国 ,前20强中有多家总部设在 美国 ;科技公司前二十强中有多家是 美国 公司;在生命科学范畴, 美国 公司在前一十名中攻下了7席。从这些例子来说, 美国 仍是全球最有创意的经济体。而梁文道在活动中驳倒了马丁·沃尔夫的观点,他认为,「下沉年头」一书中最大的丑角即是华尔街,这儿有一群贪婪、自私的人,当年 美国 的金融风暴要由他们来负责,但最后他们平安无事,该赚钱照样赚钱。云云的资本力量以及沃尔夫谈到的浸染未来经济的全球大公司,和 美国 中下层社会是异国关连的。

梁文道看到,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去世时,其家族六位成员的产业加起来等于全 美国 30%底层人民的满堂产业。而贫富差距悬殊也早就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在此日已经成为环球问题。在全世界鸿沟内,都邑是环球化经济网络里面的节点,获益最多,离它稍远的郊区则被摈斥在外,梁文道有如此一种印象,并不是仅仅只有 美国 在下沉,全世界都面对着如此的景况。于是,也不仅仅在 美国 ,环球良多场所的年轻人都“发作了厌倦、倦怠的情绪”。